新書網 > 快穿:擺爛吧!NPC > 第九章 僵尸大人養成記(八)
  也許,忘記一個人的方式很簡單,把阿墨的衣服玩具全部收集起來,只有小小的一包。就像是那個夜晚,他突然出現,只有一個小小的身影。而現在他離去,也只有一個小小的包裹。

  黎幺幺不舍得扔掉,找了一個角落的小木箱,把包裹、阿墨、回憶、想念統統裝了進去,最上面蓋了阿墨的草帽。

  這一刻她突然有些迷茫,沒了和這個世界主線的聯系,她——黎幺幺在這個地方又要做些什么呢?

  落葉、飄雪、春芽、柳絮......轉眼到了黎幺幺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三個年頭,又是一個七月七日,她和往常一樣來到阿墨的棺材前探望,她帶了一些阿墨喜歡的吃食,輕輕撣了撣棺木上的灰塵。

  緊接著黎幺幺輕輕地坐在棺木旁,半倚著棺材,講這大半年的事情。

  “阿墨,最近過的還好嗎?我和老爹都過得還不錯,就是沒有你和我搶吃的有些不習慣。你姐姐我干了件大事,撮合了爹爹和郝伯母,伯母人很好,也很愛笑,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!感覺過不了多久,我們可能就要有一位娘親啦!”

  “我攢了些錢,開了一個街邊的茶攤,你可能沒喝過,是賣奶茶的攤位。爹爹和伯母都來幫忙,雖然賺的不多,但是我也盤下了一家小店給他們,既可以賣茶水酒水,伯母也能賣一些她拿手的小點心。有了營生之后,爹爹似乎開心多了,人也能多吃一點飯了。前些日子他來看你,應該也同你說過了。”

  “突然感覺我好像在這個世界沒有什么牽掛了呢......”黎幺幺喃喃自語道。

  突然,面前的草地傳來悉悉簌簌的聲音,緊接著是一陣打斗聲。黎幺幺慌忙起身,四下張望也無處可躲,只得掩耳盜鈴般地藏在一個并不粗大的樹后面。黎幺幺任命地閉了眼睛,只求不要波及到自己。

  很快,遠處的人腳步聲越來越近,似乎是有七八個人。只見一名身著白衣的英俊男子被數名黑衣蒙面人重重圍住,男子左袖還掛著黑色的孝帶,左肩隱隱約約有血漬滲出似乎是帶著舊傷。

  男子從袖口拿出一柄折扇,橫著猛地一抖,隨著扇面的展開,銀針沿著扇骨射出,面前的黑衣人均向側面躲去,卻無意間為男子讓出了生路。男人順勢突圍,隨后扭過身去,面對著一眾黑衣人。

  他有些輕蔑地冷哼一聲,沉聲道:“你家主子想殺我,就只派了你們這群廢物?”

  受了嘲諷的黑衣人們,怒火中燒,卻在下一刻發現自己手腳漸漸無力,一個個倒在地上。眼見著面前的人一點點逼近,一種巨大的恐慌感油然而生。

  男子抖了抖扇子,淡然開口道:“想必你們也聽說過,我沐時司也不是什么菩薩心腸,人若犯我,十倍奉還!”

  緊接著他從袖中掏出一片銀制的樹葉,放到嘴邊輕輕一吹。四面八方突然出現一群黑棕花紋的蛇。

  “沒死多久,賞你們了。”

  男子撇了撇樹后面的黎幺幺,“還不出來?”

  黎幺幺本想繼續裝死,可是男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近。

  她無奈地睜開眼睛,走出樹蔭。眼前的男子高大俊朗,鼻梁高挺,氣宇軒昂像是哪家的翩翩公子。只是此刻男人眉頭微皺,似乎是在打量著自己這個不速之客。

  黎幺幺慌忙解釋,自己是來祭奠的,無意中撞見這場打斗。可是當她看見面前一片慘象,還是不由得白了臉,每個尸體上都纏了一到兩只蛇在撕咬。

  她有些沒底氣地沖面前的人請求,能否帶自己離開。

  男子似乎還在思考她說的真實性,眼睛不停地掃射著那副棺材。但還是輕輕點了點頭。不等黎幺幺反應,他就一手扛起了黎幺幺,像是扛著一個麻袋。三步兩步離開了蛇群,他將黎幺幺輕輕放下。

  沐時司輕飄飄一句:“告辭!”轉身就走。

  最終似是不忍,還是回頭囑咐了一句。“斯人已逝,棺木已空,就不要掛念了。”

  黎幺幺告了謝,呆呆地看著面前的人消失在遠方。

  她有些不懂,男人眼睛里明明有一閃而過的恨意,但脫口而出的卻都是安慰。

  她默默地在心里反復琢磨男人所說的話的深意。

  “棺木已空......棺木已空......”她從未真正地將棺木埋入土內,希望哪一日阿墨像初見一般,能自己從棺木中走出來,再親切地喊她一聲姐姐。雖然阿墨體質與常人不同,但這些年來,也從未聞到一絲地異味。

  難道?難道?黎幺幺被自己突如起來的想法沖昏了頭腦,也顧不上剛剛還害怕的蛇群。撩開長裙的下擺,瘋了似的沖山頭跑去。

  “棺木?棺木?”她心里不停念叨著,腳步也越來越快,到最后不由得滑跪到阿墨的棺材前。

  她用手撫摸棺頭精美的花紋,突然發現了什么。自己明明在下葬那天,給棺木留了一絲縫隙,而現在棺木竟是嚴絲合縫地蓋的死死的。

  她忍不住用手推了推棺材板,棺木已經年久,被雨水雜質浸透,棺材板和主體粘連在一起。

  黎幺幺用指甲死死地扒住棺材板的一端,廢了九牛二虎之力拉開了棺材板。

  里面...里面竟是空的!黎幺幺顧不上自己有些劈裂的指甲,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,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。這一刻她的心中既有欣喜也有悵然。

  “阿墨?阿墨是不是還活著?他為什么不來找我呢?”

  她又想到阿墨最后一秒望向自己那震驚的眼神,他該不會真的以為是我狠下心殺掉他吧!他該有多失望、多心碎啊。

  黎幺幺稍微冷靜了下來,那個男人?他一定知道些什么?

  “沐時司......”她喃喃自語道。

  三天,黎幺幺在夜楓城上下都翻遍了也沒有找到這個男人的身影。她托了熟識的人四處打聽,都沒人聽過這個名字。可是沒想到,一天當她正在陌府陪女主陌莜閑聊的時候,她心心念念的人竟出現在了陌府正廳的雅座上。

  此時,沐時司已經換下了一身孝服,穿著一身深藍色的長袍,腰里系了一條黑色的緞帶。他正與陌老爺談笑風生,舉手投足間都是一股風雅之氣,完全看不出昨日殺敵的狠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