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書網 > 快穿:擺爛吧!NPC > 第四章 僵尸大人養成記(三)
  這一晚黎幺幺睡得并不踏實,她仿佛置身于波濤洶涌的大海里,起起伏伏......

  她夢見兵臨城下,滿地的斷箭殘肢,一位身穿戰袍的將軍后背挺得筆直,在戰場上奮力廝殺,胸前的鎧甲似是被血洗過一般滿是斑駁。

  他胯下的馬匹被敵方的士兵戳瞎了一只眼睛,馬兒哀鳴了一聲,向一旁倒去,硬生生地將將軍從背上甩下。將軍迅速地翻身而起,雙眼怒瞪著面前的敵軍。

  面前自己的士兵一個接一個倒下,他來不及為自己的兄弟手足悲傷,就要拼死抵擋一波又一波的洶涌攻擊。

  他往后撇了一眼,敵軍離城墻越來越近,墻那面是整城的無辜百姓,有自己年邁的父母、即將臨盆的妻子和未曾謀面的骨肉。對他來說,此時已經退無可退,他不怕自己會死在戰場上,只是不忍眼睜睜看著面前的倭寇就這樣邪笑地闖入自己的家園。

  與此同時,城墻內皆是哭嚎的黎明百姓,男子們一個個抄起了干活的工具不顧妻兒的阻攔,囑托了幾句向城外沖去,家里的女眷和老人都在匆匆忙忙地收拾行李,更有甚者直接跪在當街祈求上天垂憐。

  伴隨著城外的炮火和城內的喧囂,將軍夫人即將生產,她躺在自己的床上,雙手緊緊拽住一旁的床幔,死死的咬住下唇,旁邊接生的穩婆和侍女一邊安撫夫人的情緒,一邊為其擦汗。

  可這一刻夫人怎能放心的下呢,她不僅惦記著腹中的胎兒,更擔心在戰場上奮勇殺敵的丈夫的安危。她強忍著臨盆的劇痛,嘴里佛經念個不停。突然,她似乎聽見了,一聲熟悉的嘶鳴,她驀然起身,跌跌撞撞地上了一頂轎子。

  這頂小轎從將軍府出發被急匆匆地抬往南城門外的一幢破廟前,隨著一聲落轎,一串佛珠從夫人的袖口滑落。夫人急匆匆地進入了破廟,黎幺幺定睛一看,這廟牌上隱隱約約三個大字“冥王廟”。

  誰都不知道,廟里面發生了什么。只是夫人進去后不久,一層層陰暗的云從遠方壓了過來,一時間雷聲大作。遠方的兵馬聲越來越近,是援軍!

  城門口殘存的守兵聽到援軍的號角,硬是重燃了斗志,和援軍內外夾擊,竟將敵軍硬生生地擊潰。與此同時,將軍越戰越勇,很快一把寶劍便直逼對方將領的命門。

  哇地一聲男嬰啼哭,從冥王廟傳出,里面的人先是驚喜后是一聲驚叫,廟里的侍女將自家的小主子嚴嚴實實地包好送上了轎,將軍夫人也在仆人的攙扶下緩緩登上轎子。

  隨著這一戰的大獲全勝,城樓內張燈結彩,百姓好不快活。可是一陣風言風語也同時傳開,人們在低聲議論,將軍那家生了一個紫眸的妖怪。起先人們還有所避諱,隨著妖魔亂世的言論愈演愈烈,人們紛紛議論,此次敵軍壓境都是將軍家的妖怪招致的。

  起先是市井的百姓,而后是將軍親信的軍官,都紛紛上書希望將軍能將自家妖孽正法。直到男童四五歲時,他仍被嚴守在將軍府,不得自由出入。

  一日一個胡子飄飄的老道云游至此,說什么也要封印了這男童。他在將軍府門口,張貼告示:

  “三日之后,鬼門大開,陰氣最盛。妖孽不除,浩劫不平。浮尸百萬,流血千里。”

  隨著道士預言的日子越來越近,城內的百姓紛紛舉了火把,跪在將軍府門口,說是勸諫,實是逼迫。將軍夫婦自是不愿意將親生骨肉處死,可他們也無法騙自己,這孩子的異瞳、泛白的膚色和冰冷的皮膚,無不在揭示,這個孩子非同常人。

  將軍無法親手殺掉自己的骨肉,也無法去賭全城百姓的性命。只得從了老道的話,只愿可以留孩子一條性命,封印在一方紫檀木做的棺材中,安置在遠離城樓的山頂,也算鎮壓一方的禍害。

  最后一幕,黎幺幺隨著哭喊的男童一齊被封入棺木,只見木板上真真切切地寫著王墨染三個大字。后面好像又過了許久,周圍的景物一變再變,黎幺幺從夢中晃晃悠悠地轉醒,就看見身邊四肢僅僅扒住自己的男二王墨染。

  她仔細回想了夢境,又看看身邊的人,她懷疑這個夢就是多年前的真實投射。那身旁的小男孩,在數百年間,究竟有多痛苦和寂寞呢?而他也只是個渴望親情的孩子啊。

  想到這里,她看向王墨染的眼神不由得柔和起來,眼前的男孩還是一副懵懵懂懂地樣子,似乎他誰也不恨,他只是像剛出生的嬰兒那般睡顏恬靜。

  黎幺幺有點忘記了自己只是個普通的仿生人,而這一切只是一個虛構的故事,她此刻真情實感地同情眼前的男孩,不由自主地想要保護他。

  這該死的主創團隊,又騙我眼淚。黎幺幺惡狠狠地想到。

  她本想就這樣把男二送到女主的身邊,然后撒手人寰的(是真的撒手人寰)。可是,這樣似乎又有點殘忍,王墨染會不會也真的把自己這里當作家了呢?自己這樣算不算拋棄他了呢。

  黎幺幺想就這樣壓下自己的圣母心,但是夢境里發生的一切,讓她久久不能平靜。

  算了吧,就這樣,反正才進到這個世界幾天,也不著急走,走一步看一步吧。黎幺幺如是想到。

  “只要這小子敢惹我,我立馬打包給他送到陌府,管他什么可憐不可憐的。”黎幺幺狠狠地瞪了眼面前的小人兒。

  此時,睡夢中的王墨染似乎是沒由得覺察到一抹惡意,他不由得抖了抖。

  過了半個時辰,他也悠悠轉醒。一起來就指了指自己的肚子,“姐姐,餓餓!”

  黎幺幺長嘆一聲,“說吧,想吃什么!”

  王墨染:“蒸羊羔,蒸熊掌,燒花鴨,燒子鵝......”

  緊接著就結結實實地挨了一個爆栗!

  雖然黎幺幺最近在陌府蹭吃蹭喝,可是家里還有父親的藥錢要出,只有一些清粥小菜。她能清楚地看到王墨染在飯菜端上來的一瞬間,眼底的失落。可這小人兒,又馬上振作起來,拍黎父的馬屁。

  “爹爹,吃菜!”

  “兒子,吃菜!”

  好了,黎幺幺在家里像是個多余的人,她白眼一翻,就一道小菜,眼前的父子倆膩膩歪歪夾來夾去,真的令她很不爽好吧。

  “姐姐,吃菜!”面前地小手突然遞過來了一筷子菜,黎幺幺立馬感動了,嗚嗚嗚嗚,養兒子的快樂,我懂了。